天边的那道海平线

林准 --- 2018-07-11
天边的那道海平线汽车驶上一个缓坡,随着接近坡顶,视线中露出一个悬拉桥塔的顶端。慢慢的又露出了第二个塔尖。接着,天边的一道海平线托然而出。胸中的积压的烦闷在这海天的衔接处迅速的消散开去。真想停下车来多看一会儿,可这是在110号高速公路上。 洛杉矶虽然就靠着太平洋,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在洛杉矶看到海。沿着110号高速公路驶过前面的悬拉桥就是著名的长滩港。我正要送一份报关资料到长滩的海关。这是我来美国后找到的第二分工作。我的第一分工作是在一家面包房打杂,但应为动作不够快被扫地出门。老板天天一幅欠他多还他少的表情,临了赠我一言:“做文员去吧,别再和老墨争体力活了。” 听他一言,我真的找到了一个文员的工作。这是一家总共就五个人的小公司,老板,老板娘加上三个雇员。听说老板原想找个女生,但因我在上海是做进出口报关的,对国际货运单证比较熟悉,加之刚到美国,比较珍惜工作机会,我又一再保证会长期做下去,所以就拿到了这个工作。我除了处理报关单证外还要兼Receptionist的工作。要招呼顾客,还要过滤电话,不相干的广告电话要全部挡掉。 这是我到美国后精神压力最大的一份工作。闲在家中四五个月,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之做了一个星期就被炒了鱿鱼。原以为苦累的工作我只要咬牙去扛就行了,但想扛的人多的是,我连扛的机会都拿不到。找到一份文员的工作自当珍惜去做好,再被炒了鱿鱼我便成废人一个了。但语言障碍依然是最大的问题,处理单证还好掌握,就是接电话让我头疼异常。电话全转给老板,老板不高兴,挡错了电话,老板更不高兴。在电话里连听懂都困难,更不要说是聊上几句了。客户和你讲不清楚,便直接一个抱怨电话打到老板那里,我更是要提心吊胆是不是下班时会收到最后的一张薪水支票。几个月下来,我听到电话铃声就心惊胆战。每天都在计算离下班有多少时间,铃声还会响几次。 只有每星期三的下午,我要送资料去海关,就可以有那么两三个小时远离这让我紧张不已的电话。每星期我都在期盼星期三的到来。我可以在高速公路上独自开车。嘈杂的高速公路听起来比电话铃声寂静得多,我还可以期盼天边的那一道海平线的出现。虽然,这不是绝世美景,但是,绝对是沙漠里的绿洲。 多年以后,我们全家每年都要到 Monterey Bay 的海边小木屋住上一两天。那里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一段海岸线了,天蓝,海碧,海天的交接像童话里的传说。但我依然记得长滩那一道海平线。
天边的那道海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