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百人生

林准 --- 2018-12-11
半百人生前天忽然接到老同学的祝贺,欢迎加入年过半百俱乐部,这才意识到“年过半百”这一个成语已经从此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而立之年踏上美国,转隙之间竟然已知天命。天命何为?圣人知之,吾当何以知晓? 幼时愚钝,有“憨大弟”之雅号。憨就憨在常常不知憨在了那里?最早记忆搜索出的憨事大概在学龄前了。记得那是在青海的农机厂,看到人家在刷漆,罐子里的漆稠稠的,不知道撒一把沙土进去是沉是浮。自己胆小怕事,便教唆不懂事的妹妹去撒。结果可想而知,妹妹被抓,我被告;妹妹没事,我的手心肿了起来。想必是被打得狠了,至今不忘,至今后悔。早知道终究是要被打的,这一把沙子何不自己去撒?这等人生快事让不懂事的妹妹浪费了,岂不憨呼?戒之!戒之! 少时疏狂,大起大落的事俯拾皆是。在上海的初中当英语课代表不是件容易的事吧?我就当上了。英文课代表考8分——100分里考8分!全上海能有几个。就是我一个!我的好友号称英文拆开来全会读,拼起来一个都不会读,考试所有题目都选A,居然也考了30分。其实这样的选择题考100分和考0分有着相同的难度,我差8分就成功了!可惜我的英文课代表的历史也就终结了。如今这事在子女面前更是不敢提,倒不是面子问题,出于对他们的爱护。要是告诉他们爸爸当英文课代表是因为老师觉得我的发音比较准的话,怕他们又要换一次牙。 青年时在干什么呢?对了,志于学!呵呵,孔圣人青年时也不过志于学吧?岂有我广博呼!抽烟喝酒都是那个时期学的,养花鸟鱼虫也是那个时候学的。学的多扔的也多,好在扔掉的都是众人眼里不该学的,不必学的,留下了一些而立之年需要的担当。 而立之年是一个真正学会爱的阶段,着眼于自己的家庭,重新审视爱的含义。从单纯的爱到责任之爱,从对子女家庭的关爱中才会理解自己父母的良苦用心。也许还是因为我的愚钝,而立之年才有长大了的感觉。 现代社会日新月异的节奏没有让我找到不惑之感,却转眼直达天命了。一听到“年过半百”四个字真的有点懵,提笔时便凝重起来,可下笔又显得玩戏了。凝重,不免要怨别人,怨自己。可是半百人生无论时愚钝,疏狂,挫折,进步,不都在塑就一个当今的自己。无怨,也许就是知天命。 若是三杯两盏淡酒敌不得晚来风急,何不如一杯邀月对影, 一杯还酹江月,剩下一杯祝自己今后无悔。
半百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