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准儿

林准 --- 2010-02-25
没准儿我有个原名叫“隼”,还有的学名叫“准”。我的学名是怎么来的呢?那是因为我拿不准我叫什么名儿。 一般七岁上小学,我六岁时老爸便急不可待地为我在同德的小学里报了个名。上学的第一天也不送我去,扔给我个书包叫我到哪个班哪个老师那里报到便了。我记忆中老爸是从来不陪送子女上学的,唯一一次恐怕是进托儿所,那还是应为我不肯去,被他绑架着去的。我就这样跨着个书包晃里晃荡地步行七八里地到学校去了。 到了学校,我居然找到了我的班级,真是幸运。上课时老师点名,她就把我的名字读作“林准”。我呆了半天没答应,因为我听着不像我的名字。这时老师走到我的面前问我:“你是叫林准吗?” “好像是。”我含糊的回答,一副拿不准的模样。 “这是你的名字吗?”老师指着点名册问我。 “好像是。”我的回答还是没准儿。 “写错了,准还有两点水呢。”老师在我的名字上加了两点后问我:“是不是这样?”(繁体的‘准’字就是‘隼’加两点) “好像没点。”我心里拿不准,心想:“前几天爸爸是教过几遍,但没准儿是我记错了。”于是,连名字也没个准的学生被遣返家里把名字问清楚了再来。 老爸见我第一天上课就被遣送回家,急了,匆匆忙忙又跑了一回学校。没想到回来却对我说:“以后你的学名就叫林准了。” 我的原名的那个“隼”字是一种鹰,不太常用,好多人都读不准。老爸以为用动物起的名字像小名,类似“狗儿”“猫儿”的长大了就不好听了。这字既然好多人都读不准那就不用也罢。当时的小镇的老师,高中毕业可以教初中了,初中毕业可以教小学了,而大学教授大多还在牛棚里对牛谈心呢。所以,名字还是简单的好,人人能念。再说“准”字的内涵比“隼”字多,什么“标准”,“准确”,“准时”都是这个“准”。少先队的队歌“时刻准备着为什么什么而奋斗”也是这个“准”。于是,我以后所有就读的学校都沿用“准”字为名。 老爸也许没想到“没准儿”的准也是这个准。我在上海的兴业中学读的初中,其中有一位教我语文的王璘老师就说我“不灵也不准”。上这老师的课我大概有三分之一是站着上的。初中我们开始学文言文,要背的东西很多,但我却是个一到背书就头大的人,文言文拗口拗舌更不想去背它。可是王老师每堂课都要抽几个同学背,背不出就罚站。我便是那个老是被罚站的。有一段时间王老师天天要我抽到我背书,我急了,心想:“全班这么多人,凭什么老是抽到我?不就是存心要我站嘛,那我就站着听你的课好了。”牛脾气一来,老师还没进教室,我就一个人站在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心想:“要我站,容易。要我背,没门儿。”王老师进了教室,见我站在教室的后面,顿了顿马上明白了,气得脸色雪白,指着我说:“林准,林准啊!你不灵也不准。” 毕业后,我到王老师的家去看她。王老师早就淡忘了这件事,但我还一直为这件事有点内疚。提起这件事王老师用手指戳戳我的脑袋说:“你呀,其实蛮灵的,就是要人盯着,没个准儿。”我算是被王老师看透了。如今,漂泊伴生,有个准儿的事还没干出几件来,没准儿的事倒是一大堆。 唉,买张‘乐透’彩票吧,没准儿能中大奖。可就算给我中了大奖,而后还可干些啥呢?-- 没准儿。
没准儿